首页 > 特色产业 > 正文

《风吹叶落听笛声》陶笛-季尧全文阅读TXT_

发布日期:2019-10-08 12:32:22 来源:宁夏农业资讯网

  幻神小说,回复:即可阅读全文

  《风吹叶落听笛声》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第34章,像别的小妻子那样撒娇

  纪绍庭微微一怔,想不到这个世界真是少。

  倒是季尧只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连多一秒的停顿都不曾有,直接转身到洗手台洗手。

  纪绍庭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也站到洗手台前洗手。

  季尧的手机响了,接通,陶笛那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叔,我可不可以像别的小妻子那样跟你撒娇一次?”

  他一怔,心弦像是被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拂动了一下。

  “可以!”嗓音依旧是冷的,只是语速明显比平时要快。

  “那等会回家的路上,你能不能帮我买个提拉米苏?

  我好想吃甜点,我的脚好疼。吃了甜点马上就可以止痛的……”电话里,她眉飞色舞的说着。语气有些调皮,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季尧的脑海中轻易的浮现了她那张精致的小脸,甚至还可以幻想着她此刻说出这番时候的表情动作。他薄唇微微上扬,“能。”

  纪绍庭清晰的听见他们的对话内容,心口突然狠狠的一抽痛。记忆中曾经的那些画面,像是被锤子砸了一鄂州有名的癫痫病医院下,砸的支离破碎。碎片哗啦啦的掉下来.……

  以前的陶笛,爱闹,爱笑,还爱撒娇.……

  季尧挂了电话,提步准备离去。

  自始至终,他都把纪绍庭忽视个彻底。

  纪绍庭突然觉得有些嫉妒,嫉妒他刚才接到的陶笛的那个电话。眼眸中进发出一抹怒火,“等一下!”

  季尧眉头蹙紧,冷峻刚毅的五官没有一丝多余表情。

  并不打算理他,可是纪绍庭很快就猩红着眸光堵在他面前。

  “季医生是吧?你现在是不是很在意?很想向我炫耀你娶到了一个富家千金,她那么可爱,那么美好是不是?”纪绍庭阴嗖嗖的说着,眼底满是阴冷。说到后面,

  他音调一点一点上扬,“可是,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你那可爱的小妻子只是一只破鞋?”

  季尧刚毅五官线条凌厉了几分,幽深的眸底是一片冰沙,“滚!!”

  纪绍庭冷笑,“怎么?戳中你痛处了?听不下去了?

  我知道这天底下就没男人能真的不在意自己的妻子干不干净?你季医生又何必装的这么高尚?”

  季尧薄凉的唇角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伸手推他,“滚开!!!”

  纪绍庭笑的更冷,“季医生,看来你真的像心雨说的那样,想攀高枝而已。所以陶笛说她是第一次你就相信,你相信她造假的那层膜,你装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对吗?作为男人,我真心看不起你!!”

  季尧眸光倏然冷冽不已,四周的空气中都多了几分致命的寒气,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戳在纪绍庭的胸口,“作为男人,我对你这种蠢货嗤之以鼻!”

  纪绍庭眉峰拧紧,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季尧冷笑,眼底全然是那种唯独独尊的霸气。不屑的勾唇,顺手在洗手台边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嫌恶的蹙眉,冷冷的两个字,“洁癖!”

  他走了两步后,又淡漠的道,“我是医生,相信事实!”

  纪绍庭被他身上这种君临天下的气场给震慑的后退了两步,同时也在心里回味季尧那简短的字节。洁癖?是对他的嫌弃吧?因为刚才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了?

  我是医生,相信事实?

  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说他是医生,所以有自己的判断,他相信事实。事实就是陶笛不是破鞋,她是纯洁的?他不是装着不在乎,而是事实就是陶笛是干净的?

  陶笛……真的是干净的?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心里一阵窒息的疼痛袭来。

  他踉跄的倚在冰凉的墙壁上……

  是施心雨骗了他?

  是她吗?

  第35章,贱人,去死!

  施心雨最近胎象有些不稳,拉萨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脸色也不太好看。

  她对待肚子里的宝宝,那是豁出命的紧张。只要稍微有点不舒服,就会打电话让纪绍庭陪她去医院做检查。

  最近这几天纪绍庭的工作似乎忙了起来,她打了三次电话都是他秘书接的,说纪少爷在开会。她特地叮嘱秘书,让她转告绍庭会议结束后,给她回电话。

  可是,她从上午等到下午也没等到绍庭的电话。她好生气,也好着急,却郑州军海医院招聘又不敢对绍庭发脾气。

  最后,没办法她只好打电话给张玲慧,让她陪着她去医院做检查。

  张玲慧接了电话后,赶紧推掉了跟其他太太们的美容湖北癫痫医院看的好?院之约。

  在去医院的途中,路过陶笛公司门口的那条瑞特大道。

  施心雨突然让司机开慢点,等她看清楚停在陶笛公司门口的那辆车是纪绍庭最近才换的那辆宾利时,脸色顿时就变的铁青起来。秘书说绍庭一直在忙,该死的,他居然是忙着等陶笛下班?

  她不但是让秘书转告她说是肚子不舒服了,还特地自己发微信告诉他肚子不舒服,他居然连宝宝都不顾了。

  难道.……他最近跟陶笛又旧情复燃了?

  张玲慧顺着她的眸光也看见了那辆车,她也紧张了起来,“心雨那是不是绍庭的车?他怎么在小笛的公司门口?你不是说他很忙..……”

  她看见施心雨那阴森的脸色,立马闭嘴,觉得自己不能再刺激到她的情绪了。

  施心雨怒火攻心,“该死的!肯定是你那个该死的乖女儿再一次勾引绍庭了,我就知道她不会甘心放弃绍庭这么优秀的男人的!!!”

  她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气的近乎咬牙切齿。

  张玲慧连忙宽慰她,“别激动,千万不能激动。你肚子里可怀着宝宝呢。小笛她不敢,她要是敢这么做,我一定对她不客气。”

  施心雨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那个毒舌女儿有什么不敢的?我不管,我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

  大概是激动动了胎气,她肚子又不舒服了,她吓的连忙深呼吸平缓情绪。

  张玲慧不停的安慰着她,“好,好,不让她得逞。我也不会让她得逞的,你就放心吧。老陶也不会支持她再去勾引绍庭的,你放心吧。”

  施心雨哪里能放心的下,一整颗心都仿佛吊在半空中。她眼底闪烁着嫉妒和愤恨,拳头不断的握紧.……

  ......…

  周末中午,陶笛还在睡觉。门口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砸门声。

  她睁开惺松的睡眼,习惯性的去摸身边的位置,嘀咕道,“大叔,你去开门,你昨晚弄的我那么累。你去开门,你去!!”

  嘀咕完了,身边的位置空落落的,她这才想起大叔这个周未要去医院值班。

  她叹了一口气,习惯还真可怕。这才一个月不到,她居然习惯了这种两个人过日子的小夫妻生活。

  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将她拉回现实。

  谁在敲门啊?

  她揉了揉太阳穴,她还没睡好呢。

  撑着身子起,走路姿势还是别扭的。她以为是推销人员,这边小区门禁虽然比较严,可是偶尔还是能有比较神通广大的推销员能进来。并且爬楼梯20层,上来敲门推销的。

  陶笛尊重每一份工作,所以对待推销员态度还挺好。开门后,微笑着。

  相比之下,施心雨那张铁青的脸,倒是挺让人心惊胆战的。

  跟她一起来的是张玲慧。

  陶笛瞬间了然,有些无奈,也有些疲惫。张玲慧有她这房子的钥匙,是她当初买下这房子的时候,欣然交给家里,欢迎父母随时来探望的。

  施心雨上来就将一束玫瑰花往她脸上砸去,“贱人,你去死!!”

  幻神小说